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山东首富殒落,富豪第二代"继承者"们,呼啸而来!

ET财经观察2021-09-27 20:27:01

淄博万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如果你喜欢我们的文章,请“设为星标”哦~

点击上方“ET财经观察” → 点击右上角“...” → 点选“设为星标  ”

前 言

5月23日,山东首富73岁的魏桥创业集团前董事长张士平因病去世,把3000亿规模的庞大制造帝国,留给了一子两女和一众亲族。

引领了山东第一代民营经济鼎盛发展张士平,他的殒落从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终结。属于那个时代的山东民企的辉煌,渐渐成为了历史,“二代们”“三代们”则风华正茂。而他或他们的“继承者”们会不会开启另一个时代的辉煌呢?

守业与开创,是所有企业都绕不出的命运圈。山东民营资本的继承者们,是复制父(祖)辈的路数,还是在现代商业管理的新天地里,演绎出山东版的企业传承案例。

40年前,山东几乎没有一家民营企业;10年后的1988年,民营经济创造了山东超过50%的就业岗位,今日财富榜上的大多数富豪,也都是在这10年间崭露头角,走上财富舞台。到今天,民营经济已经成为山东经济当之无愧的“半壁江山”。而40年前筚路蓝缕白手起家的第一代山东民营企业家,也相继步入暮年。

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山东共有94人入围。在819人的大中华区总数里,山东占比超过10%,基本符合GDP第三大省的地位。

在这份排行榜中,排名首位的张士平73岁,位居次席的王清涛57岁,烟台首富宋作文72岁,聊城首富张刚之父张学信也是72岁,潍坊首富姜滨、胡双美夫妇54岁的年纪正当年,在山东富豪中已经算是年富力强的中坚力量。



接班的迫切


在这个并不长的32人名单中,以家族、父子、母子共同出现的已经多达13家,山东人遵循孔孟之道,重视孝悌血缘的集体无意识,在权柄与财富的代际传承中格外抢眼。

初夏的邹平,鹤伴山绿意盎然,唐李庵香烟缭绕;但在邹平市人民医院重症科中度过人生最后时光的的张士平,却永远无法再看一眼邹平的山山水水,以及自己一手缔造的魏桥帝国。

距离病房几公里之外,魏桥创业集团依然是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以魏桥铝业为重心的世界高端铝业峰会刚刚落幕,被选为山东铝业会长的张士平之子张波意气风发,谋划“再造一个新魏桥”。 

自2018年从董事长位置退下前,张士平已经陆续将魏桥交给子女打理,自己颐养天年。但对于全省830万家民企来说,谁来继承注册资本12万亿,经济增加值近4万亿的经济帝国,仍然是一场传统家族与现代管理的博弈。

山东式顶替


曾经,接班顶替制度是中国历史上行之有年的劳动就业制度。当职工退休、退职后,由子女顶替参加工作。这项更多在国企、事业单位中实行的半福利型接班方式,在山东民营企业中却是深入骨髓。

没有人知道,身在重症病房度过人生最后时光的张士平,会怎样回忆23年前儿子张波学成毕业,回到自己身边时刻。

(张波与张士平)


1998年,不满28岁的张波便成为魏桥纺织的副总经理、执行董事,随后晋升为总经理,魏桥帝国的继承人尘埃落定。

在少有的接受《英才》杂志采访时,张士平对膝下子女的成长颇为欣慰:

“现在儿子张波分管铝电,闺女张红霞分管纺织,小女儿张艳红在管工业园。他们在管理、人事任免等这面都做得很好,完全控制住了,我很放心。”

能让张士平如此放心的,是他的弟弟,外甥、侄子、甚至外甥媳妇、姑表侄、侄媳妇等一干亲戚,均在魏桥集团关键岗位上担任要职。一张血缘、家族、宗亲织就的绵密网络,掌控着这间产值超过3000亿元的世界500强企业。

与魏桥集团同样位于邹平的西王集团和三星集团,一个是王勇王棣父子的传承有序,一个则是王明峰、王明星、王明亮三兄弟的兄弟齐心。

民间多有对山东人重男轻女的诟病,然而在山东民企的传承中,山东民营企业家少有的做到了男女平等,甚至是女婿、儿媳一视同仁。

像位于潍坊诸城的得利斯,是中国肉类龙头企业之一,2015年企业创始人郑和平辞去董事长,将接力棒传给女儿郑思敏。

位于烟台的玲珑轮胎,年销售收入过百亿,1948年出生的创始人王希成已71岁,1972年出生的长子王锋和次子王琳,联袂执掌企业。


(玲珑轮胎董事长王峰)

青岛的红领集团,创始人张代理的女儿张蕴蓝早已经走上前台出任公司董事长,完成了企业交接。在威海,好当家集团现任董事长唐传勤,早在1998年就从父亲唐厚运手中接过帅印。

(红领集团总裁张蕴蓝)

在济南,2016年,圣泉集团董事长唐一林宣布退居二线,儿子唐地源接任总裁一职。近期,因子公司安全事故而被推至前台的齐鲁制药,企业实际控制人李伯涛早已将企业交给女儿李燕打理。

(齐鲁制药现任总裁李燕)

1981年便接手濒临破产的济南地方小药厂后,李伯涛一边带领齐鲁制药扭亏为盈、起死回生,一边早早为接班人未雨绸缪。1974年出生的女儿李燕,在1993年大学毕业后便进入齐鲁制药,从基层做起,一路从制药业务扩展到国际贸易、国际合作。

但真正让李燕能够接班父亲,还是李伯涛在2003年实施的国企改制。在当年媒体的报道中,成为山东省属国企产权改制试点企业后,由于担心外资“水土不服”、国资“决策流程过长”,李伯涛决定由全体职工将国有资产全部买断。

但当时按照集资标准,全体职工只能筹集1亿元左右的资金,距离5.15亿元的买断额度相差甚远。于是,由李伯涛与女儿李燕合计占股50.8%的山东鲁发药业投资,成为补足改制资金缺口的重要机构。

通过李氏父女的这一投资工具,鲁发投资成为包括齐鲁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山东齐鲁黄河药用包装有限公司在内的12家的相关公司的法人股东。

正是借由这一场改制,齐鲁制药从省属国企转变为了李伯涛家族的私营企业。如此苦心之下,2009年,年仅35岁的李燕接过了齐鲁制药集团总裁与总经理的职务,正式接替李伯涛,掌控这家庞大的制药集团。

在山东当地媒体编制《山东富豪榜》中,到2016年,李伯涛家族财富总额达到172.71亿元,跻身济南首富,名列山东富豪榜第26位。

(前淄博万昌科技总经理王明贤)

而最具戏剧性的交接继承,则要数淄博的万昌科技,如今的山东未名生物医药。2011年,刚刚登陆中小板仅3天后,董事长高庆昌即在家中坠楼身亡。危急之中,董事会决定由高庆昌的女婿王明贤作为代理董事长主持日常运营。

而一个月后,万昌科技的新董事长,由高庆昌的儿媳于秀媛出任。直到2015年重组为山东未名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后,于秀媛依然作为副董事长,代表大股东高家参与公司重大事项。


难以交出的接力棒


上周,宣布从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上退休的马云,出现在波尔多名庄晚宴上,轻松幽默的表示:喝太多烂酒伤肝,喝太多好酒伤脑,但是不喝酒伤心。

如此从容悠游,想必羡煞退居二线的山东民企创业者,他们中有些人最终倒在了办公桌上,有些人想放却不能放手,有些人二次、三次、四次重新回到一线执掌……他们不是将军、不是战士,是企业枪管里的弹药。


谁都想长生不老,谁都想江山永固,但南屏会响起晚钟,谁也抵不住“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时间。

虽然接班的子女各个意气风发,但自己辛苦打拼一生创下的江山,真的安全交出去了吗?柳传志为了联想数次出山;王石也为了万科把老脸豁了出去;李宁这么一个喜欢闲云野鹤的人,也为了应对公司的危机不得不重新站台充当“吉祥物”。职权的传递、领导风格的转变以及企业目标的转换。任意一条都能将刚刚马放南山的创始人重新拉回一线。

有管理学者认为,成功继承一家企业,需要三项资源的积累:资产的积累、信用的积累和情感的积累,这也是阻碍第一代企业家难以真正放手的主要因素。

当你放手的时候,企业的资金盘子会不会缩小,这是资产的积累。再你走后,当企业需要用钱的时候有没有人愿意借,这是信用的积累。而更为重要的,可能是情感的积累,那些创业的肱股老臣能不能继续为“新主”服务。

正面的例子如魏桥集团,为了巩固一子两女的接班格局,张士平家族几乎所有的血脉姻亲都在中层撑起支柱。

而反面的教训,则是多年前的山西海鑫钢铁。当创始人李海仓猝然在办公室遇刺身亡,年仅22岁的儿子李兆会仓促接班,无法真正继承父亲的信用和情感资产。尽管海鑫钢铁内部成立了一个“总调度室”,实行集体决策和集体领导,但这也最终没有改变海鑫钢铁走向破产的命运。

(曾是山西最年轻首富的李兆会,百亿企业败光,只留下了与明星车晓结婚的一地鸡毛)

尤其是山东民企,多集中在传统制造业,股权单一,创始人团队等级分明,所有的政商关系、经销关系、君臣关系,都集中在了主要创始人一人之上。就算是骨肉血亲接班,也难免有人走茶凉之虞。


如何缔造传承?


从世界范围观察,家族企业在过渡交接中,通常有4种模式。

 一为退出模式将企业交由职业经理人、合伙人为代表的管理层进行管理。创始人则拿钱退出。

 二为所有权稀释模式:以安踏、碧桂园、温氏股份等企业为典型,虽然股权权分散,但实际还是由创始人家族来管理,并加强所有权设计,以家族文化、家族宪章为纽带维系家族,避免变成退出模式。

 三是财富管理模式:如美的集团董事长由职业经理人方洪波担任,但集团股权由何享健家族掌控。这种外部管理+所有权集中的模式,需要企业有良好的经理人激励制度。

 四是最为传统的家族继承模式:由家族传承人运营企业,管理权、所有权集于一身。

(方洪波与何享健,是家族企业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的典范)

虽然交班的形式多种多样,但绝大部分中国民营企业家,都无法像阿里巴巴这样,放手将企业,交由职业经理人打理。

从这个意义上说,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二三代中国企业家,最容易诞生新的传承模式。首先这些公司创始人往往不只一个,从一开始就制定了较为清晰的股权结构。其次,互联网公司在治理上倾向于合伙人、职业经理人、合同化等现代企业管理,企业传承的阻碍就小了很多。

但即便这样,马云为寻找接班人也准备了整整10年,可以说在阿里从一家普普通通的互联网公司成为互联网巨头的10年里,马云一直在寻找、匹配继承人。

最具互联网思维的马云尚且如此,继承人范围更小的制造业民营企业更是如此。方太集团X现任董事长茅忠群在采访时曾回忆,为了能让自己接手目前国内销售额最大的厨电品牌,他经过了父亲“带3年、帮3年、看3年”的漫长9年。

对于集中在传统制造业的山东民营企业来说,创始家族赋予了企业的核心价值、特殊工艺及创办人独特的创意、领导方式、政商关系等,这种打下深厚创始人家族烙印的企业,其后续运营,最适合,也只能由子女来接班。

况且,职业经理人也并非万全之策。

职业经理人的产生往往会导致公司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也使得公司治理的核心转为“防止内部人控制”。从商业的本质层面而言,这种治理方式导致公司资本和职业经理人无法完全建立信任。而因为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也令职业经理人缺少“共担”精神。

(步长集团赵涛与赵步长)

但在香港中文大学金融学系及会计学院联席教授范博宏的研究里,6成多企业主的子女都不愿接管家族生意。为进行学术研究,范博宏每个月都会和100多位中国企业家面谈。

而对于山东民营企业家而言,辛苦创建的企业不仅是自己的财富,更是传承给子女的责任与义务。为此,他们毫不吝啬给子女最好的教育,最完善的接班铺垫。

只是,这不禁让人想起最近因650万美元万众瞩目的步长集团。在创始人赵步长,拉着妻子、四个儿女、儿媳、女婿创办起步长医药,并一步步从陕西首富走向山东富豪后,最能干的大儿子赵涛接过了父亲的衣钵,本该再传给在名校斯坦福深造的女儿赵思雨。

然而贿赂舞弊事件东窗事发,步长医药也陷入各方质询,步长医药现任董事长赵涛的接班论,也再次被公众想起:

(斯坦福女孩赵思雨)

“对于孩子,一定记住不能给钱,一定会是浪费。他们不会有任何股权,只有让他们自己去创业,自己打造一番事业。”


尾  声

据国际家族企业协会统计数据,目前中国有大概5000万个家族企业,其中约有3200万个家族企业的创始人,年龄已经超过50岁,这就意味着在今后的五到十年里,这3200万个家族企业都将面临企业传承、找接班人的问题。

尤其对于重视血脉传承,家族团结的山东人,将辛苦创建的家业传给子女,几乎是他们不可动摇的选择。就像2年前火爆一时的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即使被诟病剥夺子女自由选择权,也一定要继承家族传统。

但纵观中国5千年历史,不管是皇朝或是企业,过去的经验似乎还是没有办法解决传承的问题,国祚悠久的明朝和清朝,也不过传承200多年便灭亡。民企更是有“富不过三代”的诅咒。

未来,谁能继承4万亿的山东民营资本帝国,依然会是一场魄力与耐心的博弈。

是山东民营企业家找到一条培养子女成为优秀接班人的山东模式?

还是转变思想,打开视野,用更为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制度,在更大范围内遴选接班人?

留给山东第一代民营企业家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文字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


谁是“着急山东"的一剂灵丹妙药

特斯拉引发了山东汽车产业的雄心?

五线城市,读懂中国

山东企业赴香港上市,能否打破新股破发的"魔咒"?

中国核心城市“大圈”时代,济南、青岛何去何从?

寿光:百万人小城能撑起中国亿万人的“胃”?

同在山东,为什么青岛人比济南人更加焦虑?

谁是山东"胶东精神"的代表?

ofo代表了共享经济的衰退吗?

● 淄博万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开心麻花“不开心”了

从“五四运动”到“996ICU”



--ET行业洞察工作室--


工作室拥有一支具有互联网思维的强大创作团队,长期关注金融、房地产、互联网、交通、能源、快消品、上市公司、集团、城市竞争力等行业和领域。


欢迎转发朋友圈和微信群

欢迎您在文末留言,我们期待与您的交流

欢迎加入ET财经社群,请添加ET君为好友

微信号:ETECXB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感谢您为我点了“在看”


淄博万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