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奔跑的胖子:冬天里的江南春终于等来了春天

商业人物2021-09-06 06:17:47

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分享是对原创最大支持,让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奔跑的胖子”

公司的头号“金牌业务员”

......

唾沫四溅讲案子的那个江南春,

远比西装革履布道的江南春真实可爱。



>>>> 江南春大概是中国的“大老板”中,最容易见到的一个


只要你的公司略具规模,给他一个电话,或是一个邮件,希望能与他面谈一个千万级的传播项目,他就会背着书包,从上海赶到你的公司。


每次我见到江南春,都会产生出一个意象。“奔跑的胖子”。为了公司的业务,他可以放下“面子”,在路上奔跑,在各个客户中周旋,无论是大客户还是小客户。


在中国的“大老板”中,江南春是为数不多依旧奔跑在第一线的“大老板”,就我所知,也只有娃哈哈的宗庆后现在还这么干。他们的一重身份 是“老板”,是公司当仁不让的“老大”,另一重身份是“业务员”,是公司的头号“金牌业务员”


他们看起来也不像“大老板”。每次江南春背着书包跑业务的时候,他就是一个“奔跑的胖子”,在各个城市奔走,向各个比他财富额小很多的“老板”讲解他的解决方案。那些人,通常会认真倾听他的方案,也有一些人,在客气地送走他之后,鄙夷他的作派,“一点儿都不像个大老板”。


对于江南春来说,这样的奔跑,是一种本能的天然驱动,也是因为分众传媒业绩的压力。


因为分众传媒要回归A股,投资人对江南春充满了期待,也进行了苛刻的“捆绑”。


在苦熬了差不多一整年后,江南春终于在这个冬天,等来了自己的春天。



>>>> 12月29日,分众传媒”借壳“七喜控股”,完成了自己的A股上

根据七喜控股披露的交易方案,交易完成后,Media Management (HK)将持有七喜控股101,958.89万股股份,持股达24.77%,成为七喜控股的控股股东,分众传媒CEO江南春将成为七喜控股的实际控制人。


易贤忠在11月19日已经辞去了七喜控股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和公司总裁职务。他的行动,毫无疑问,是在给江南春让路。


今年9月1日,七喜控股宣布,以截至拟置出资产评估基准日全部资产及负债与分众传媒全体股东持有的分众传媒100%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分众传媒100%股权作价457亿元。交易完成后,分众传媒将成为首个从美股退市,再登陆A股的上市公司。


11月10日,“七喜控股”公告称,商务部原则同意Media Management HongKong Limited等8家境外投资者以其持有的分众多媒体技术(上海)有限公司的股份与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部分资产和负债进行置换,置换差额部分由七喜控股向上述各交易方定向增发人民币普通股(A股),合计 253761.23 万股,该批复自签发之日起 180 日内有效。


此前,分众传媒曾计划借壳“宏达新材”,但在今年6月17日,宏达新材及其董事长兼总经理朱德洪因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相关法律法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6月23日,宏达新材发布公告称,朱德洪因“年龄、身体等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总经理、董事长、董事等全部职务。


宏达新材称,朱德洪辞职后,“将全力以赴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事项”,同时朱德洪表示,由于宏达新材“信息披露涉嫌违规违法”被立案调查的责任在本人,其“自愿为此承担全部责任和后果,接受一切处罚”。


分众传媒为撇清关系,及时做出 “此次涉案与重组无关”的公开表态; 8月31日,宏达新材宣布:分众传媒决定行使其终止权,各方已签署《终止协议》。


“宏达新材”的突然变故,使分众传媒不得不另觅出路。“七喜控股”成为了江南春的新选择。江南春不得不加快节奏,开始了与“七喜控股”的谈判。


谈判进行得很顺利,9月初“七喜控股”便已向证监会提交了重组方案,在苦苦等待了两个半月后,12月16日,分众传媒借壳七喜控股一事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复。“七喜控股”收到中国证监会《关于核准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及向MediaManagementHongKongLimited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批复》。第二天,“七喜控股”发布公告,股价封死涨停。




>>>> 江南春很幸运,他在隆冬里等到了春天;他更幸运的是,资本市场的寒冬正在慢慢远去,人们已经开始在期待春天到来。


但有些公司就不那么幸运了。截至11月底,已有34家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企业宣布私有化进程或者已经开始拆除可变利益实体(VIE)。事实上,还有很多计划在海外上市的公司也拆除了VIE,但他们在A股的命运,却依旧需要经过“注册制”的裁决。 


我曾经见过江南春几面,其中有一次是在一家轻奢电商公司。那时候正是江南春梦断“宏达新材”,转身与“七喜控股”密谋的时刻。


那家电商公司许诺江南春,会投入数千万进行营销,江南春兴冲冲地来了,滔滔不绝地讲了几个小时,并且给这家电商公司开出了最优惠的的条件。他们最终是否达成合作,我并不清楚。


那家轻奢电商公司的老板说,江南春的“分众传媒”自从私有化之后,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他与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一旦无法实现承诺,他将面临巨大的“对赌”成本。


那时候,江南春正面临着冬天。如果他无法为分众传媒找到出路,就只能在冬天里哭泣,像他少年时,以一个诗人的身份哭泣一样。

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 这不是江南春的第一个“冬天”。


2008年成为分众传媒在资本市场上遭遇“滑铁卢”,开始走上下坡路。“冬天里的江南春”,成为一个失意者的意象。


这一切从央视的“3.15”晚会曝光分众向手机用户发送垃圾短信、引发股价两天暴跌 30%开始,到金融危机爆发而至高潮。资金链断裂的危险迫在眉睫,江南春无奈之下重组分众传媒。


2008年12月22日,新浪宣布收购分众传媒旗下主要户外广告资产。这桩旷日持久的并购最终流产了。2009年9月24日,新浪与分众传媒同时宣布,由于在商务部反垄断审核中受阻,双方的合并计划自动终止。


那是江南春所遭遇的最寒冷的冬天,好运气和他的硬挺死扛,让他走出了寒冬。然而他终究是伤痕累累,人们开始遗忘他,开始遗忘一位曾经获得过无数褒奖、镁光灯下最光艳夺目的企业家形象。他从神坛边上被拉了下来。



>>>> 今天的分众传媒回归,人们又开始看到神像。这一次,江南春不再依靠昨日的光艳形象,而是依靠自己脚踏实地的奔跑。他是个奔跑的胖子,可以口若悬河、唾沫四溅地讲一下午案子,然后匆匆赶赴下一个客户的约会。


他也可以用那些最“草根”的手段,用最快的时间为“分众传媒”微信号聚揽千万级的粉丝,以至于微信平台要对其进行封号处罚。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从江南春身上可以看到那种创业者的激情,以及脚踏泥土的朴实他不再是原来的那个江南春了,尽管账面财富已超过500亿元。他又回到了创业者的心态,是最土的大老板之一


分众未来要做O2O业务。江南春有一次说:“当你指向生活服务的时候,就指向了O2O服务,如果指向金融方面的话,就形成了金融方面的……我觉得2.5亿用户当中,既有人要用余额宝存钱,又有人要在这个市场上借钱,中国最活跃的消费者,他对于借贷、理财,透支,有一系列的所谓金融方面的需求。”


分众传媒未来会成为什么,没有人知道,“七喜控股”两千多亿的市值,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上市银行。


江南春未来是否会遭遇下个冬天,没有人知道。在我印象里,那个下午,在一间会议室里,唾沫四溅讲案子的那个江南春,远比西装革履布道的江南春真实可爱。

千里莺啼绿映红,
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楼台烟雨中。


嗯,我更喜欢杜牧的这个《江南春》。


顺便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在“同花顺”上,七喜控股(SZ.002027)已经属于“传媒”板块,今日报收44.99元,跌0.49%。江南春的财富额一下子没了两三个亿。真让人心疼。

*未单独标注图片均系我号购自cfp@视觉中国


*约访邮箱:bizleaders@qq.com

欢迎原创优质稿件,优稿优酬


微信名:商业人物

微信ID:biz-leaders

七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1.本号内容禁止一切形式转载,从不授权,侵权必究,请自重
2.喜欢就把它分享出去,让我们用优质原创内容占领朋友圈。
3.长按右侧二维码,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