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日记I实习日记 第七周

小李闲谭2021-08-13 17:31:00

证券公司实习日记 第七周



20170904   星期一   天气阴有小雨

1.我选择在网上找大老板,然后电话联系之。

2.一会儿被叫到仓库一次,跑了几个来回,

3.崔洪阁回来了,张文成不在。

4.给一个客户打电话,对方竟然不说话达五分钟之久,我放言以后给他加价。

5.中午,我和陈涛崔洪阁陈旭洋一起去百脑汇吃饭,结束时那姑娘出现了,其他男生也都认识她了。

6.下午,第四条中的主人公来了,修机器,看起来也不错,我把崔洪阁从仓库叫上来帮忙。

7.下午那个山东的家伙极其不礼貌,价格报高点他就不爽了,还删了我,我火儿气很大。

8.最近几个学妹的动态有点多。

9.今晚开会,张文成不在,但是波哥说要整风,绿林集团确实该转型了,跟昨晚《隋唐英雄传》里的瓦岗转型差不多,以后有考核表限制人了。

10.王彬张爱林被公投为优秀员工,实至名归。

11.晚上的牛肉泡馍很一般,噱头大于实际,跟现在的皮包公司差不多。

12..明天投资顾问就要出成绩了,我一点都不慌。

13.西安的雨是下不停了,连续半个月了也。

 

20170905   星期二   天气阴有中到阵雨

1.王彬去见客户,带我一起去。

2.出发了才知道忘带雨具,雨也越下越大,我们两个被淋成落汤鸡了。

3.电动车里找了件雨衣,很乱,我举着雨衣我们二人在雨中前行。

4.客户的生意很大,是一个公园的安防系统,拿下来能赚很多钱。

5.明天邱总要来,张海伦和王彬去看现场,刘宏强和张文成去接邱总。

6.中午,又是极限男人帮一起去吃饭,不包括贾一特,我又看到那个姑娘了。

7.身上全被淋透了我选择不出门打电话给李女士结果他又问了我F7的问题。到最后还是没有买王彬跟我说其实我手中的报价还不是最低价。搞业务真难而我是运气最差的业务。我的客户总是问我价格。却不愿意购买一点都不干脆

8.波哥在仓库里工作,我也去了,仓库结果就是让我打包发货。最后一趟我和崔洪阁一起去寄快递然后我们顺带吃了手撕黄金面包。

9.我四处调钱,终于把客户的货款给结清了。不知道明天财务会不会及时的归还我的钱。

10.波哥让我和赵吉慧珍,张馨予每天上交工作日志她们两个从来不交的。

11.学校里的综合考评开始了,早操考勤表上好像并没有我的名字我怀疑是杨洋帮我划掉了后来证明是程嘉伟帮忙的)

12.天,还在下雨,我孤身一人行走在雨里。

 

20170906   星期三   天气晴

今天邱总要来,今天天终于放晴了,我在去公司上班的路上想了一本小说,到办公室就写了前言。

王彬去看庄园也没带我,我就待在办公室翻翻网页打打电话。

过了一会儿觉得好无聊,就跟陈涛一起整理维修仓,那么乱,邱总来了怎么看?

下午张文成刘宏强去接邱总去了,立波给我们培训,说是增强什么沟通能力,我们随便听听,女生给他外号鸡汤波。

赵吉惠珍接了个五千的单子,运气怎么那么好!果然玩手机都能发财,我壮志难酬啊。

五点半邱总才来,他随便转转就到会议室坐着去了,我们也没搭理他。

六点半该下班了,大家都不动,王彬笑道:“老板来了,大家就都不下班了?

技术部的人先走了,大家挨着走了。

最近杨洋的动态有点频繁

宿舍群里何存贵说自己白天上班,晚上在麻辣烫店兼职,感觉天天受气,祝鑫鑫就提议以后创业吧,是啊,00后都创业了,95后却还在挣扎,感觉自己挺悲催的。

 

20170907   星期四   天气晴

陈涛请假了,没人加模块了,技术部真他妈缺人,崔洪阁从仓库上来帮忙。

老板一天都躲在办公室里,一会儿进去一个领导,一会儿开个小会。

我们公司基本一开会就要搞事情,我感觉天要变了。

王彬跟波哥出去边抽烟边谈事情。

我一直待在办公室,把名片的信息登记在Excel 表上,班群里一会儿通知搞加分证明,一会儿那个通知,真麻烦。

填表累了,我就到楼下转转。

群里通知10.1-10.6放假,但愿不要安排值班。

中午吃完饭,我和崔洪阁严翔一起吃饭。

罗晓莉又多要了两个门禁机。

我亲自去仓库看着发货,客户少,就认真盯着每个订单吧。

每天在各个QQ群里打个广告,每天都面对微信等着客户找我,如等待心爱的姑娘的回复,很煎熬。

秦乐终于把我的账报了,我觉得我好没存在感,报账都好慢。

跟康冬一起送货,康冬说熊师傅不会管理,公司的人事跟业务很混乱,经常丢货,所以王思远走了。

我说波哥很想整顿,奈何草莽太多,不好整。

他说公司里的职员之间都有亲缘关系,想整顿会得罪人的。

确实张文成跟邱总是发小,张海伦跟他是亲戚,崔洪阁跟张海伦也是亲戚,怎么整?

终于有人在QQ群里找到了我,还是一个付费群,里面基本没人说话。

我欣喜地做了报价表,他说他要考虑怎么回复他的客户。

又要等。

下午的时间过得挺快的。

老板在会议室,大家都接不到水,我下去买了些,结果也没人要。

下班了,开始打扫卫生了,刘宏强说要给日化部开个会。

蒲文君跟贾一特留下了。

我和王彬邱总立波赵兰娟一起下楼了。

我和赵兰娟在前面走,过了一会儿王彬跟波哥跟上来了,说是要买水果给邱总吃。

王彬硬是塞给我半个哈密瓜吃。

蒲文君回来了,说宏强要被带走了,日化部要解散了,一特都哭了。

蒲文君有点不知该何去何从了,据说要整合到王彬手下,但是我觉得业务部不需要人了,其实技术部最缺人,我们的到来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大家都觉得自己很没用,都不想继续待着花公司的钱了。

据说明天邱总就要开大会宣布决议,然后请我们吃饭。张馨予把明晚的电影票退了。

说是要考核实习生淘汰实习生,结果宏强兄先走了,真是的。

我觉得波哥也会安排我们早点走的。

今天让孙雪莲帮忙办个事情,结果等了好久都没有结果,我想打人了,我真的已经完全把她当普通朋友了。我特别爱劳烦朋友,而且他不帮我,我就会生气。

我觉得现在是粉丝经济的时代,同质化严重的今天,大家都爱冲着名气购买商品,所以噱头越来越多,广告越来越贵,许多人创业不是认真打磨商品,而是通过增加自己的曝光率来捞钱,比如李昕泽。

 

20170908   星期五   天气晴

感冒了,昨晚喉咙好痛,赶紧买了感冒药吃,出门在外没人关心自己那就自己关心自己喽,虽然价格不菲。

宏强要走了,他已经做好决定了,他载着我去营业厅注销手机卡,结果客服说需要先预约再办理,他一生气就说不办理了。

证券公司实习日记 楼上,邱总正在听他们汇报工作。

昨天那客户又有新的要求了,我问王彬,王彬说他很忙,让张光耀帮忙,结果张光耀拖了三个小时才做,做好了给我,我发给客户,人家嫌贵了,其实我也嫌贵,感觉张光耀他妈的在瞎整,把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客户整没了,真是怀才不遇,遇人不淑,壮志难酬,瞬间连不想干的心都有了,到底有没有认真带我嘛?

心很凉,证券投资顾问也没考过,更凉了。

下午老总找职员一个一个谈话,我就随便讲了下,老总挺平易近人的,基本成功人士都是这样。

差不多六点了,老板开会,说我们公司没有灵魂人物,意思是让李立波上位,李立波跳起来说自己不行,力保张文成,我们觉得他跟老板在面前说相声呢。

波哥的身份确实很尴尬,他什么事都管,但又没大局观念,很尴尬,张文成一个老板还要自己出去跑业务,也很尴尬。

随后老板请吃饭,全是青菜,两筷子就没了,我可是要吃肉的男人!做了一些无聊的游戏,波哥没事儿就恭维下老总,跟跳梁小丑一样,没得讲,一点都不实在。

宏强兄明天就要走了,我们跟他告了别,不知何时能再见面。

赵兰娟和蒲文君都觉得王彬应该当领导,认真时很认真,玩乐时跟孩子一样,没事儿还培训我们一下,教我们东西。

薛之谦跟他前妻复婚了,赵兰娟却跟她对象闹矛盾了,异地恋,真复杂,她都想回家解决矛盾了。

运气很差,霉事儿很多,还好明天放假,这是唯一能给我点欢乐的事情。

 

20170909   星期六   天气阴有中阵雨

不上班就一觉睡到不知道几点了,醒来只听窗外哗哗的下雨声,又下雨了。

赖床到下午三点才起,需要出门却发现没有雨伞,只有顶着雨了。

吃完午饭,到附近的网吧打游戏,毕竟英雄联盟搞六周年活动嘛。

网吧里全是人,真是难得一见,平时是隔壁中的植物,稀稀疏疏,今天倒成了农田里的秧苗,密密麻麻,还有人靠边站着看着我们玩。

快九点了,蒲文君问我在不在宿舍,说没带钥匙,我要保持九点钟在线呢,就让她自己来拿,一问才知道赵兰娟去找她对象解决矛盾去了,赵吉惠珍和张馨予一边玩去了,我给了她钥匙,完成了任务以后也回去了。

刘宏强走了,贾一特调到业务部跟我一起了,蒲文君调到商务部去了,跟张馨予一起。

周末的日记一般都很简单,我也不爱乱跑的,没啥事发生。

 

20170910   星期日   天气晴

今天的日记也很简单,一共就我张馨予张光耀崔洪阁四个人上班。

一大早,肯定要向李文君老师问候下,毕竟今天是教师节嘛!

蒲文君那个家伙竟然把我的感冒药拿回去了!

然后我和张馨予待在楼上,张光耀和崔洪阁待在楼下,来了个客人解决技术问题,我们把崔洪阁叫上来了,快吃饭的时候楼下来货了,我跟崔洪阁一起下去。

我们等张光耀一起吃饭,结果他让贾一特带饭了,我们两个都觉得他很畜生,愤而离去。

吃完饭,我买了西瓜,带到仓库后,我看贾一特在那儿背产品信息,感觉公司没事儿就调整人事,被调的人也很快就能上岗了,挺随意的。

随后我去楼上,看电视,结果波哥来了,吓我一跳,他让我去仓库,他自己提着电脑说去图书馆了。

我就去了仓库,张光耀和崔洪阁比我们还闲,在那儿听歌,然后我们说一起看电影吧,结果没看多久来了一单,我和崔洪阁一起去测绘路送货去,结果神木还分南北,我们打了好多电话才搞清楚。

接着张文成来了,他儿子老婆也来了,据说看房子去了,我们一起搬了到货,他说还有一单,我们两个又去了,回来了,已经下班了,打完卡,嘉兴回来了,张光耀提议一起去打游戏,崔洪阁没身份证,拿我的机子打了两把,还不错,结果我们发现天赐也在,果然都是游戏少年,话说张嘉兴只比我大一届,他以前是商务部的,真是难以想象他成安装员了。

随后我和崔洪阁回去,我找了辆摩拜单车,扫码了,手机上显示开锁了,实际却没有,也不知道怎么解决,我只有申诉了,账号也被冻结了,好恶心。

证券公司实习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