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期的评估

李建秋的世界2020-04-24 16:02:37

国际货币基金协定


昨天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贸易战扩大,这个我就不说了,主要是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第二件事情是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又进行了一次国别问题分析,IMF最近动作比较频繁。



想必大家都还没看过,具体情况说一下:


1



第一: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已经从2008年峰值显著减少。


IMF确认了一件事情:中国增长模式从出口型转向消费性,在未来可能出现小幅度逆差。逆差最大部分来自于出境游,顺差最大的部分在制造业,且中国在国际价值链中地位不断的提升。


一般情况下,如果经常账户顺差,那么金融账户必然逆差,不过总有特例,比如说中国就出现过经常账户和资本账户双顺差的表现,经常账户和资本金融账户共同形成了国际收支,中国国际收支不平衡已经持续好久了,一直是心头大患。


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误解:难道顺差不是越多越好吗?并不是这样。


举个例子:经常账户下有个商品贸易收支,指的就是国际间的货物贸易。


大家可能注意到2008年人民币开始升值,人民币在升值的过程中,中国的国内的物价猛涨,形成对外升值对内贬值的情况,房价也是从2008年开始猛涨,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一般人的理解是:原材料,例如说矿石,石油之类的,是以美元计算的,按道理说,人民币升值,同样的人民币能购买更多的石油和矿石,可是为什么国内的物价还在涨?


我们看看国际贸易就知道了:当中国的一家企业对美出口的时候,这家企业获得的是美元,内资企业如果没有外币账户,就会按照当天的牌价进行结汇,将企业所赚的美元兑换成人民币存入公司账户。 国际货币基金协定

也就是说,出口获得的美元越多,那么所需要兑换的人民币就会越多。


如果赚的美元太多,那就会需要更多的人民币来兑换,人民币不够了,那就要印刷,其结果就是人民币必须越印越多。而人民币多了,国内的物价就会上涨,形成了2008年到今天的物价高涨的局面。


因此,顺差越多,则物价上涨的越厉害。所以太高的顺差并不是好事。太高的顺差也容易导致贸易摩擦。


2



第二,IMF建议,中国制造应该关注比较优势,而非进口替代,同时稳定杠杆,推进国有企业的债务中性,深化加快开放,降低关税,开放服务部门,放松贸易和投资限制,以及应对结构性问题。


开放是IMF一贯对中国的建议,这个不谈。债务问题和杠杆问题很多人理解,这点我赞同IMF,但是关于进口替代和比较优势方面,我不赞同IMF的观点,最主要的是:不是中国想搞进口替代,而是中国不得不搞进口替代。


所谓的进口替代和比较优势是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A国一直在进口B国的甲产品,A国不想耗费太多外汇去购买B国产品,但是又确实有需求,那怎么办呢?购买B国的半成品,然后拉到A国进行加工,同时对于B国的产品的进口进行一系列限制,比如说增加关税,总量管制等等,培育自己本国的甲产品生产企业。

这其实就是弱小产业保护。


进口替代在某些国家成功,比如说韩国,在某些国家失败,比如说拉美一大堆国家。


进口替代的一大问题就是该产业实际上只能用汇,不能创汇,产品是销往国内市场的,而进口的技术,设备和原材料在不停的增加,因此形成越来越多的外汇缺口,这个缺口是需要其他产业来补充的。

而其他产业显然是不能无限制的去补这个缺口。


韩国之所以成功,而拉美国家之所以失败,很大原因是韩国在进口替代后,很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出口导向,其实印度的制药工业也是类似的,进口替代的战略实际上是在短时间内在国内形成一个优势,为本国的企业发展创造条件,但是时间不能拉得太长。


而所谓的比较优势是大卫李嘉图的观点,优势分为两种,一种是比较优势,一种是绝对优势。


所谓的绝对优势:


由于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不同的优势和劣势,有些国家人口多,所以制造业有聚集效应,比如说中国,有些国家资源多,资源便宜,比如沙特,有的国家环境好,农产品好,比如丹麦,所以每一个国家生产同样的东西是不同的。


举个例子,假设A国生产1辆汽车消耗2个单位的成本(资源+人力),但是他生产一吨石油则要消耗20个单位的成本。


而B国生产1辆汽车需要消耗10个单位的成本,但是如果生产1吨石油只需要消耗5个单位的成本。


那么A国和B国交易,A国卖汽车给B国,只要A国的汽车价格是在2个单位成本到10个单位成本之间,A国就能获益----反正在A国成本之上,B国成本之下。

但是同时B国进口的时候,B国也获益了,为什么呢?因为进口的成本肯定不到10个单位的成本,他自己生产需要消耗的资源更多。


那么石油也是一样。


这样的话只要A国和B国有贸易,那么对于A国和B国都有利。


绝对优势大家都能理解,那么什么叫比较优势呢?


我们还是假设A国和B国,假设A国生产1辆汽车需要消耗2个单位的成本,生产1吨石油需要消耗10个单位的成本。


而B国生产1辆汽车需要消耗1个单位的成本,生产1吨石油需要消耗2个单位的成本。


这样的话,B国不管生产石油还是生产汽车,单位消耗都比A国低,那两国还如何贸易呢?其实按照比较优势也是可以贸易的。


我们可以看到,B国生产汽车的成本消耗是A国的50%,但是生产石油的成本消耗仅为A国的20%,也就是说相比较而言,B国生产石油的优势更大。


那么假设B国的一共资源为10,如果全部用于生产汽车,可以生产10辆,如果全部生产石油,可以生产5吨。


如果B国把全部的资源用来生产石油,生产出来的5吨石油去找A国换汽车,可以换多少个?由于A国生产1吨石油是需要10个单位成本的,那么最多可以换50辆汽车。


因此只要B国把销往A国的石油定价低于10个单位的成本,那么AB两国都能获益。


这样两国还是能贸易。虽然B国在所有生产项目都比A国优秀,但是相对来说,B国在石油项目上更优秀,所以B国可以集中在石油上的优势。


IMF这个比较优势的说法对不对呢?其实这不是比较优势的问题,而是美国单方面限制的问题。


同时本身中国生产工业制成品,原本是可以去和美国换自己需要的产品的,美国的优势是在农业和高科技以及能源上,但是由于美国限制高科技出口,而农业和能源又不足以抵消工业品出口,形成现在的贸易顺差问题。


这不是中国能决定的。除非IMF能说服美国开放高科技行业。


同时动不动以打击华为这种手段来限制中国高科技发展,这早就超过了贸易的范畴,我觉得中国目前应该还是重视进口替代,而不是比较优势。


国际问题是复杂的,不能单纯的以经济学理论来算。


3



第三,国企改革。IMF承认中国债务和GDP比例的企业杠杆已经有所下降,只不过下降的同时也导致私有企业得不到贷款,国企业绩已经有所改善,但是依然不及私企,国资委已经在2017年完成了对于国企的标定,IMF建议中国要完成债务中性和监管中性。


所谓的债务中性和监管中性,指的是在信贷和监管问题上,应该对国企和私企一视同仁。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关于国企改革的问题,实际上最重要的还是改革税制的问题,由于当年的分税制改革导致地方财政支出和收入不平衡,地方财政收入大部分上缴,但是却要承担绝大部分的地方支出,这样地方不得不采取卖地以及重视地方国企。


我个人是赞同对于国企进行标定的,像社会性国企,战略性国企,这个可以优待,但是对于竞争性国企是需要放开的。僵尸国企必须退出,要么进行市场化重组。如果实在无法一下子放开,我同意IMF所说的淡马锡方式,管办分离,机构自主。


典型例子是中兴和华为,看看这两家企业的发展速度和抗压性区别是不是天差地别?


国企改革和税制改革都很复杂,IMF给市场化的建议,但是我觉得要全面推行恐怕难度不小。


4



第四,假设中美贸易顺差降为零的情况下的影响。


由于中美都是巨无霸,因此假设中国硬要从美国购买足够的商品来消除贸易逆差的话,将会是大量的国家陷入风险之中,包括欧盟的汽车,机械设备和飞机的610亿美元,日本的机械设备,汽车和电子产品的540亿美元,韩国的电子,光学产品和塑料的460亿美元的,东盟的电子塑料和机械设备的450亿美元,按照风险排名,分别是:


占据GDP的3%的高风险国家:阿曼,安哥拉,新加坡和韩国

占据GDP的2%的中风险国家,马来西亚,越南和泰国

占据GDP的1%的低风险国家,德国,日本,巴西。


其中欧盟虽然量比很大,但是占据GDP总量不高,但是对于某些石油出口国来说,占GDP的比例更大,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出现中国购买美国产品来消除贸易顺差的话,可能中东石油国又会陷入一定的动荡。


估计谁也想不到居然是这个结果。


最近我看了一下德国的经济基本已经停止增长,在目前欧盟还在获益的情况下,作为经济龙头居然差成这样,如果真的单方面购买美国产品,真不知道德国会跌成什么样子。


国际货币基金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