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哈飞汽车消亡史

五行山葫芦娃2021-10-06 18:18:28

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1 成立之初

 

1952年4月1日,国家决定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设立一家以研制生产直升机为主的军工企业,一二二厂正式成立,选址在距哈尔滨市中心30公里以外的平房区。当时我国国防军事工业一穷二白,很多人连飞机是什么都不知道。

 

一五期间,苏联和中国达成协议,由苏联派遣专家援助156个工业项目,其中就包括直升机。于是,在一二二厂的基础上进行扩建,并于1957年4月12日总装工房投入使用,定名为国营伟建机器厂。

 

进入八十年代,伟建机器厂的经营遇到了很大问题。

 

中美在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两国关系开始进入蜜月期。而与此同时,中苏珍宝岛之战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中苏关系得到很大缓和。与世界两大军事集团握手言和,让无论是当时的政府高层以及普通民众都产生一种认识,觉得和平已经来临,中国不会再有对外战争的可能。特别是粉碎“四人帮”后,经济建设成为国家层战略,以航空、煤炭、钢铁等为主的重工业烧钱多,产出少,远远不如轻工业对经济发展贡献大。在此背景下,国防工业进入了漫长的停滞期。

 

伟建机器厂没有太多的生产任务,工人也全部闲下来,每个月的收入也变得很低。有些工人干脆辞职奔南方,转行做了纺织工人。也有一部分把眼光对准了苏联,通过贩卖轻工业产品如衣服、鞋袜收获第一桶金,这部分人当时有个外号——倒爷。

 

重工业,尤其是像飞机制造这种,人才和技术工人的培养是个漫长过程,不是普普通通一个人,进入车间培训几个小时就能立马上手,而是要经过无数次的实践、老师傅的教诲才能慢慢融入进去。所以,国内有识之士在看到这种情况下忧心如焚,如果再不想办法留住这批工人,飞机制造者在不久的将来势必面临人才断层。

 

1980年,伟建机器厂通过引进日本技术,开始着手生产松花江微型面包车。很快,松花江车型在市场上风靡一时。在那个年代,普通人根本买不起汽车,有实力的企业和先富起来那群人才有机会开上车,内部宽敞,乘坐人数多,动力也不错的松花江面包车成为很多人首选。

松花江车并不仅仅是一辆车,它可以说是一代人的记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生的人很少有没坐过这个车的。而作为国内最早生产面包车的伟建机器厂,与共和国长子第一汽车制造厂同时被写入教材。那时候的松花江并不比红旗差多少。

 

松花江车型的成功,让伟建机器厂缓解了军工产品生产不足的困境。企业逐渐意识并确立了新的发展思路,以民品供养军品,以汽车供养飞机在当时,这一策略取得了很大成功,飞机技术人才流失局面得到有效控制。

 

1986年11月1日,国营伟建机器厂更名为哈尔滨飞机制造公司,不久,汽车业务变成了哈飞汽车制造有限公司。

 

2 巅峰年代

 

1989年,哈飞汽车巅峰时代来临。

 

首先,黑龙江省政府将哈飞汽车确立为“一号工程”,要贷款给贷款,要政策给政策。而哈飞汽车也的确没有让政府失望, 1996年至1998年期间,年销量一直维持在五万辆左右。随着1999年,哈飞汽车推出与意大利宾尼法利纳公司联合设计的中意,凭借中意的良好表现,在2000年年销量飙升至12万辆,销售收入达到40多亿元,市场占有率达到22.92%,位列微型车销量第二名(第一名是长安)。2001年哈飞微车销量同比增幅20%,2002年达到了年销15万辆的顶峰。

哈飞中意车型的出现,正是凭借着朴朴素素转行过来,坚定做技术的军工人完成的。在当时,这个车不仅外观时尚,车内空间充裕,同时也具有不错的驾驶体验及油耗,得力于铃木465发动机加持,哈飞中意在市场上风光无限。

 

哈飞汽车职工在90年代,可以说是哈尔滨优越感最强的集体。他们白天上班,晚上聚集在小烧烤摊喝啤酒吃羊肉串,聊聊工作谈谈人生,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引来行人纷纷侧目。那眼神里有吃惊,但更多的是羡慕与嫉妒。

 

供不应求的销量业绩让哈飞汽车拥有了大量财富,开始投资于福利建设。当时涌现出来的哈飞建筑、哈飞动能、哈飞幼儿园等等,为员工的生活提供了极大便利。福利分房让工作充满激情,工人争着干活,只为评上劳模,把分房次序提到前面。而凡是由哈飞动能供暖的小区,冬天室内温度甚至达到30℃。坐在屋里,摇着扇子吃冰棍,享受着违反自然规律的幸福。


3
内外交困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

 

不断上涨的销量让当时的哈飞高层产生了错觉,认为自己已经变成一家成熟前卫的汽车制造企业。虚荣心让决策者产生了重轿车轻微车的经营理念。

 

就是这一决定,让哈飞汽车走下神坛。

 

2002年8月,哈飞汽车与三菱合作开发了赛马多功能轿车,开始进军轿车市场。赛马车型上市之初销量不错,月销一度达到2000台左右。然而,由于产品上市过于仓猝,遗留不少技术问题,比如说原型车为右舵,为适应中国市场改为左舵仅仅只是在理论上完成了设计,并没有经过详细验证。

 

缺乏试验验证的车型成了花瓶架子,中看不中用。市场上频繁曝出质量问题。由于在轿车制造上缺乏经验,售后问题得不到迅速准确解决。于是在赛马上市第二年,销量开始大幅下滑,之后再没有反弹。

 

2003年,A00级车路宝上市,这在当时引起不小的轰动。实话实说,哈飞汽车每款车型,都可以说是一个系列的先行者。然而同历史上每一次农民企业相类似,最先站起来的人往往第一个倒下。

 

路宝也没有改变哈飞轿车的命运。主要原因是作为资深的微车制造者,哈飞汽车并没有意识到微车与轿车本质上的区别。仍然是粗犷型制造路线,在轿车细节处理上一塌糊涂。特别是NVH性能完全就是面包车水平,毫无舒适安静之感。用这种理念造轿车,就如同用玉米面包饺子,面废了不说,馅也散了。

 

传说在路宝自动挡上市时,已经是A00级一线的如长安奔奔、奇瑞QQ等捏着一把冷汗。可当路宝价格公布时,这些敌对者不免拍手相庆。远远超出这个级别车型的定价让哈飞路宝没有一点竞争力。

 

为什么会这样?这就要谈到哈飞汽车内部的管理上了。

 

在采购层面,哈飞汽车简直可说是一无是处,内里充斥着腐败与利益交换。一个小件,也要分成两家生产,只因为某某工厂是某某领导的亲戚,便不得不去照顾,而作为交换,某某领导也必须对其他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想看,既然是亲戚,那么采购人员如何去弹压价格。零件价格下不来,整车成本又怎能不高昂,售价又哪能有竞争力!

 

销量下降,品控不严,管理混乱,几把刀轮番从哈飞汽车身上割过,一代枭雄内外交困,体无完肤。

 

时间晃到2009年,这一年是全国微车市场的吉祥年。依托国家“汽车下乡”政策,凡是购买微型车的农民,都可以获得大额政府补贴。已然困顿的哈飞汽车引来了中兴。

 

然而这种中兴是假的,不可靠的!为什么呢?

 

哈飞汽车销量大幅提高同时,五菱荣光和长安之星提高幅度更大,市场份额进一步被两家瓜分。没有汽车下乡时,哈飞汽车凭借过去销量,市场保有率还看得过去。可是汽车下乡一过,市面上到处都是五菱长安,哈飞汽车成了凤毛菱角。中国消费者历来都有从众心理。买多不买少,哈飞汽车销量变得更加可怜,“汽车下乡”其实并没有扩充市场,反而透支了未来几年的销售空间。对于资本薄弱的企业,无异于雪上加霜。


4
漂泊无依

 

2001年4月1日,西方愚人节,中国空军国耻日。

 

一架美国EP-3电子侦察机闯入我国领空,海军航空兵飞行员王伟驾驶歼8飞机升空拦截。两架飞机在高空中发生碰撞,王伟烈士壮烈殉国。

 

这是王伟烈士的不幸,确是中国的大幸。

 

也正是这一次碰撞,让政府高层突然意识到,一味地经济发展为先,我国的国防工业已经如此落后,试想如果我们的飞机性能再优越些,防空手段再多样些,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自此之后,国家政策和资金开始向军工行业倾斜,尤其是飞机制作业。

 

彼时,哈飞汽车与哈飞飞机已经分道扬镳,政策红利没有办法惠及汽车,民品养军工已成为过去。这是全中国人的幸运,却是哈飞汽车人的不幸。

 

2009年,在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国家对企业进行了大力的整合重组。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哈飞汽车被并入了长安汽车。

 

并入长安汽车是国资委一手操作,新组建的中航工业集团剥离汽车业务,获得了长安汽车23%的股权。这一手中航工业开心到飞起。既得到了实惠,又甩掉了包袱。

 

曾经的对头成为了上级,哈飞汽车命运可想而知。当时长安的主力车型也是微车,产品线与哈飞汽车严重重叠,因此,对强行塞进来的包袱,长安非常反感,开始在研发、生产上设置障碍。基本上,哈飞汽车从进入长安到被甩走,没有一款新车投放。唯一的一款是在老款长安之星基础上改款,这种落后时代的产品,又哪会有结局。

 

2014年,哈飞汽车销售2.14万辆,到了2015年,只剩9辆了。

 

长安汽车曾在此期间,导入部分车型由哈飞汽车生产,但好东西谁又能往出送呢!反过来,长安的微车市场也在被五菱荣光蚕食,自顾尚且不暇,哪还会顾及哈飞汽车死活!

 

长安也不是毫无收获,在接管后第一时间拿走了哈飞汽车耕耘十余年的电动车项目,等于是断了后者的未来,而对电动车一窍不通的长安,借此新能源业务迅速崛起。

 

迄今为止,哈飞汽车员工对长安仍是一片骂声。

 

哈飞汽车的职工总数巅峰时期接近7000人,背后可能就是7000个家庭,几万人群体,如此庞大的人数一旦失业,对于当地经济及安全会产生可怕的影响。因此上,在黑龙江省政府及国资委再次干预下,长安汽车想到了斗转星移。

 

彼时,长安福特销量蒸蒸日上,正在不断地扩充产能,于是,哈飞汽车生产基地被当成商品一样出售给长安福特,成为了哈尔滨分公司。而哈飞汽车品牌从2016年开始,产销量就变成0了。


5
折戟沉沙

 

理论上讲,哈飞汽车只是把厂房及一部分设备出售给长安福特,其整车生产资质及下属的零部件公司仍归于旗下。从长安福特得到多少钱款不得而知,但想来既然是签了卖身契,又哪有讨价还价的能力。

2017年,哈飞汽车与北京金唐奕丰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新的合资公司。据内部人士透露,哈飞汽车是以生产资质与厂房设备等入股,在合资公司中仅持股10%。

 

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2018年,曾经的兄弟单位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因欠款问题将哈飞汽车告上法庭,判决结果为哈飞汽车将旗下博通零部件公司100%股权转让给东安汽车动力,抵偿7000余万的欠款。

 

2019年上半年,长安福特销量断崖式下滑,本埠工厂半停产状态,更别说在哈尔滨设立的分公司。

 

……

 

哈飞汽车曾有三次活下去的机会都被浪费掉了,第一次是进军轿车失败转回微车,如果能控制住成本,加快研发进度及质量,适时推陈出新,或有机会与五菱荣光,长安汽车三足鼎立。

 

第二次是汽车下乡,借此余威,加大体制改革及技术革新,积极开拓市场,提升服务积累人望,同时借助于与三菱汽车的合作关系,成立合资公司,未尝不能独善其身。

 

第三次是被并入长安汽车时,如果能及时嗅出危机,就近转投一汽,弥补一汽缺失的微车业务,也有机会走出一条路来。

 

历史没有假设,生活不会重来。


参考资料:

1. 秦陇复国军将士, 《80年代大量项目下马,与一些人的心态有关》

2. 汽车公社杂志, 《哈飞命数几尽 无力回天还欠了一屁股债》

3. NBD汽车, 《卖完资质卖资产,哈飞汽车靠卖过日子!还了7千万还欠1.9亿》

4. 百度百科,《哈飞汽车》

5. 航空工业哈飞官网


****************

下篇预告:皮尺部的春天——众泰汽车发家史

哈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喜欢作者文章欢迎关注,并请点击右下角“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