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再融资在审 北京银行不认协同*ST康得舞弊

康得新新号2021-09-02 13:47:07

北京银行上市时间

再融资在审 北京银行不认协同*ST康得舞弊

2019年10月13日 19:42

听报道

解释清楚在*ST康得造假大案中的责任成为北京银行400亿再融资能否获批的关键

原图10月12日,北京银行对证监会此前的再融资反馈意见进行了回复,该反馈意见早在7月20日就已发出,针对的是北京银行2019年3月22日公布的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预案。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王娟娟)2014年至2018年,北京银行(601169.SH)为康得集团及其下属子公司提供现金管理业务,使得*ST康得(即康得新,002450.SZ)为股东大开“方便之门”,累计形成资金占用531亿元。造假揭露数月来,北京银行屡受质疑,近日终于给出了一份正面回函,而这份回函又能否撇清其在*ST康得造假大案中的责任?

  10月12日,北京银行对证监会此前的再融资反馈意见进行了回复,该反馈意见早在7月20日就已发出,针对的是北京银行2019年3月22日公布的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预案(详见财新网2019年7月22日“追问北京银行 是否协同*ST康得舞弊?”)。根据预案,北京银行拟发行优先股总数不超过4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400亿元,发行对象不超过200人。募资净额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的其他一级资本。

  此次回函,北京银行主要回答了与*ST康得有关的两大关键问题,一是*ST康得联动账户业务的具体情况,说明西单支行是否串通*ST康得管理层舞弊;二是存款和函证业务内部控制是否健全。

  北京银行称,2014年1月,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合作协议,由康得集团、康得集团成员单位与西单支行组建现金管理服务网络,为归集康得集团成员单位各子账户的资金,西单支行向康得集团及其成员单位提供现金管理服务。与此同时,*ST康得及其附属子公司均分别签署了《现金管理服务网络加入申请书》(下称《加入申请书》),自愿成为了现金管理服务网络的成员单位。

北京银行上市时间   不过,对于*ST康得及其子公司具体的加入时间、审批程序情况,北京银行并未披露,而是称《加入申请书》是相关成员单位的真实意思表示,符合法律规定,且已获得相关成员单位内部有权机构及/或国家有权机关的批准。2019年5月以来,西单支行已就*ST康得联动账户相关业务进行自查,总行有关部门也已对西单支行进行检查、审计,相关业务经办人员已书面确认不存在串通舞弊行为。

  有证券法人士认为,北京银行无法单方面证明《加入申请书》系*ST康得的真实意思表示。据《上市公司治理准则(2018)》,上市公司独立性有明确要求,其中第68条载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上市公司应当实行人员、资产、财务分开,机构、业务独立,自独立核算、独立承担责任和风险”。这意味着,若申请加入上述现金管理网络,*ST康得起码应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后进行书面公告。若未经审议通过,且现金管理业务又有损于上市公司合法权益,合作协议的真实性、有效性存疑。

  康得新曾于5月11日回复上交所问询曾披露与北京银行的《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下称现金管理协议)的具体内容,根据该协议,*ST康得需填写《加入申请书》,方可加入康得集团的现金管理服务网络,这份申请书需要加盖企业公章及法人代表签字,但并未有关于董事会、股东大会授权的任何表述。

  2014年1月,也就是*ST康得加入现金管理体系时,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也同时担任*ST康得董事长及法人代表,有从康得集团及*ST康得离职的多位人士均告诉财新记者,“一言堂”之下,当初的现金管理协议从未召开任何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讨论。

  北京银行所提供的现金管理,本是银行的一个常规业务,大多部署在交易银行业务下。银行给集团做现金管理,就是通过资金归集的方式开立“共管账户”,帮助企业提高资金使用效率,节约成本。但之所以引发如此大争议,在于北京银行为现金管理服务网络的成员单位提供了账户实际余额、应计余额两种余额呈现选择。

  账户实际余额是子账户实际存款余额,应计余额“戏法”更多,实质上是在资金集中模式下,整个现金管理网络内可动用的资金总和。也就是说,应计余额呈现下,*ST康得与大股东资金混同,当*ST康得需要披露存款余额时,北京银行只要通过联动账户上存下拨,就可以迅速实现时点摆账,*ST康得选择的正是这一模式。

  在现金管理协议中,北京银行曾明确,在不放大甲方及各成员单位在现金管理服务网络下各账户在乙方的实际存款总额的前提下,按照账实相符的原则为甲方及成员单位据实出具资金证明或相关存款证明文件。

  “这不是真正的现金管理,而是银行配合企业优化财报的灰色操作。”一位股份行北京分行公司部总经理曾告诉财新记者,这种现金管理并不需要真正走账,就是为了出具存款证明、资金证明而存在的。这样的灰色操作,伴随着网络银行的兴起,实则已经持续多年。在客户争夺激烈的环境下,不少银行选择提供这类现金管理业务(详见《财新周刊》2019年第20期“巨额存款何以‘不翼而飞’”)。

  “也就是说,只要联动账户里有钱,这钱银行既能说是康得集团的,也能说是康得新账上的,这不是真正的账实相符。”某大型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认为,应计余额呈现下,北京银行向审计师提供的函证可以选择性地呈现“真相”,并不规范。

  对于*ST康得的银行函证问题,北京银行并未进行针对性说明,但称公司在存款和函证业务上述内控制度划分了相关业务主体,规定了明确的业务要求、清晰的业务流程及合规的业务文本,为申请人开展存款和函证业务提供了依据,存款和函证业务内控制度及流程健全,不存在重大缺陷。

  可以看出的是,对于在*ST康得造假案中可能存在的责任,北京银行一概进行了否认,但其开展的现金管理业务,提供的应计余额管理是否合法合规,截至目前并未有官方认定。

  2019年7月,*ST康得新及三家全资子公司以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署的现金管理协议及《加入申请书》损害了公司的合法权益为由,将康得集团、北京银行、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诉至法院,7月22日已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目前尚未开庭。

责任编辑:李箐  版面编辑:许金玲

打开财新 App 发表评论

江苏证监局:025 84575515

中国银保监会:  01066279113

中国银保监会纪检监察举报 01066299421

银监会: 010-58391815

北京银保监会纪检监察举报010-58391533  党委书记 局长 李明肖

廉政监督电话58391924

北京银保监局电话:010-58391815

温馨提示

小编微信:F386824

小编邮箱:1124045686@qq.com

欢迎投稿,稿酬详谈;尽请留言,建言献策。

·END·

关注康得新事件进展,
拇指按下二维码识别关注:





北京银行上市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