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金融保险社区

“老干妈”陶华碧悄然退出,不再持股老干妈

南方略咨询2021-08-31 11:34:46

陶华碧不再持股 说起“老干妈”牌辣酱,中国人可谓无人不知。因独特的风味,“老干妈”成为了国人家常饮食中常用的调味酱料。其创始人—现年70岁的陶华碧,更是被奉为商界楷模。


今天,一家门户网站以“网友看到陶华碧坐了一辆宾利SUV”为由头,盘点了一下“老干妈”辣酱创始人陶华碧的座驾,包括了宝马、奔驰等。


生产“老干妈”的公司,是位于贵州省贵阳的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这家企业由陶华碧在上世纪90年代注册成立。去年,其销售额已达45亿元。


一向低调的陶华碧,已在2014年悄然退出了对公司的持股,不再持有南明老干妈任何股份。这一股权变动,至今未被外界注意到。同时,她的小儿子李辉在股东名单中也不再出现。


取而代之,现在南明老干妈的股权,被陶华碧的大儿子李贵山和一名叫李妙行的自然人所掌控。



陶华碧与小儿子均退出股东名单


南明老干妈注册成立于1997年10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成立之初,公司由陶华碧全资出资成立。



2014年3月,一篇媒体报道曾提及老干妈成立之初的股权结构,称股东结构极其简单,只有陶华碧与其两个儿子。其中,陶华碧仅占1%的比例,大儿子李贵山持有49%,小儿子李辉2012年5月才入股,持有50%。


报道中提及,陶华碧已不再管老干妈的具体事务,只掌握大方向。李贵山主管市场,李辉负责生产。


南明老干妈最新股东信息一栏显示,公司股东由李贵山、李妙行两人组成,陶华碧名字不再出现。工商信息中并未提及李贵山、李妙行两人的持股比例。


(目前老干妈公司的股东名单中,已没有陶华碧)


陶华碧撤出股东名单,发生在3年之前,但至今未被外界发现。工商信息显示,2014年6月27日,南明老干妈投资人信息变更,陶华碧从股东中删除,另一股东李辉也退出,李妙行则新出现在股东名单中。


公司秘闻注意到,陶华碧目前仍是老干妈法定代表人,李贵山出任监事。第三方平台天眼查信息则显示,陶华碧仍担任公司董事长一职。


陶碧华小儿子李辉为何退出股东名列,目前不得而知。


贵阳市南明区政府网站信息显示,从2008年至2011年,李辉历任贵阳南明春梅酿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南明老干妈公司董事长助理、贵阳南明老干妈公司总经理;2012年1月起,李辉担任南明区政协副主席,分工为根据工作需要联系非公有制经济方面的工作。


(李辉担任了南明区政协副主席)


贵阳南明区新闻中心今年1月19日的一则报道显示,李辉目前仍在南明老干妈任职。报道称,云南文山州文山市党政代表团考察南明老干妈,李辉以南明区政协副主席,南明老干妈总经理身份陪同。


李辉曾经担任总经理一职的贵阳南明春梅酿造有限公司,也是陶华碧创立的企业。工商信息显示,同样在2014年6月27日,南明春梅投资人信息变更,陶华碧、李辉从股东名单中消失,股东变更为李妙行一人,其出资1500万元。但目前,陶华碧仍是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公司秘闻注意到,无论是南明老干妈官网,还是公开报道中,极少有李妙行的信息,其与陶华碧家族之间的关系不得而知。


有迹象显示,早在股权变更前,李妙行就在老干妈企业中任职。一个名“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公司党委”的网站2012年的报道显示,在2007年“八一”建军节前夕,公司的党员与区人大代表春梅厂厂长李妙行共集资1.8万元,为辖区子弟兵送去了节日的问候。


此外,工商信息还显示,李妙行还担任南明老干妈贵定分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贵定分公司为南明老干妈两家分支机构之一,另一分支机构遵义分公司目前的法人、董事长仍为陶华碧。


去年“老干妈”销售额突破45亿元


贵州日报2月9日的一则报道提及,老干妈2016年度销售额突破45亿元,20年间产值增长超过600倍。报道称,老干妈一瓶辣椒酱平均8元,每天生产230万瓶,一年用4.5万吨辣椒,菜油10多万吨;近3年来年缴税20.62亿元,20年来纳税额增长了150倍。


在其成立之初的1998年,老干妈的产值还只有5014万元;1999年,产值就突破亿元,达到1.26亿元,2006年更是达到12.8亿元。华泰证券2016年11月出具的一份研报称,目前“老干妈”系列品在全国同类产品中占据半壁江山,每天卖出200万瓶辣椒酱,2014年销售收入达到40亿元,实现利润9亿元。


自身得到发展的同时,老干妈也带动贵州经济发展。贵州日报报道称,老干妈充分发挥龙头企业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的作用,在省内多个市(州)建立原材料种植基地,带动20多万农户脱贫致富。同时,积极招收农民工进厂就业,目前企业员工80%来自当地农村。


取得如此成绩的老干妈却十分低调,其官网上公司简介一栏,对业绩成就只口不提,仅介绍“老干妈”是通过近2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海内外华人中脍炙人口的辣椒调味品品牌。


彭博社曾报道,一瓶280克老干妈辣酱,美国亚马逊卖9美元;在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老干妈”被誉为全球顶级辣酱,售价接近12美元。


创立至今,陶华碧恪守的“四不”名言:“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也广为人知。至于老干妈为什么不上市,陶华碧称:“上市、融资这些东西我一概不懂,我只知道一上市,就可能倾家荡产。上市那是欺骗人家的钱,所以我坚决不上市。”

(来源:新京报)



(拓展阅读)


海外大调查:“老干妈”到底在赚谁的钱




网友的讨论逐渐集中于两个焦点:“老干妈”在海外是否只有中国人买,以及在海外的价格要比国内贵多少。


两个看似琐碎的问题,却从侧面反映出中国食品制造业在走出国门过程中面临的种种难题。就此,新华国际客户端小编联系新华社驻世界多地记者,来看一看外国人到底买不买“老干妈”的账、“老干妈”在海外在赚谁的钱。



受众:国人为主


综合各地记者的所见所闻,“老干妈”类国产调味品在海外市场并非罕见。


在华人众多的发达国家大都市,对“老干妈”及同类产品的需求十分旺盛:在纽约、旧金山、伦敦、巴黎和悉尼等地,消费者都可以在当地中国超市寻觅到“老干妈”的“倩影”。


(德国一家中国超市里出售4种口味的老干妈)


在发展中国家,只要有较大的华人社群,好这口的中国人也无需担心。


在吉尔吉斯斯坦,“老干妈”主要在华人超市有售,销量很可观,很多中餐馆也有提供。一些私营的食品店也有零星销售,但不成规模。在当地大超市能看到中国产酱油被摆在调料货架上,却没有“老干妈”的身影。


在埃及,华人开的私家超市里普遍卖“老干妈”。这种超市类似库房,店主在当地租一间公寓屯满货,顾客需要采购时可直接打电话订货,店主提供送货服务,受众主要是在当地工作的中国人。


(印度新德里一家华人超市里摆放的老干妈)


在印度新德里的华人聚居区也可以买到“老干妈”。然而整体而言,印度市场上能买到的非印度产调味品十分有限,这可能与当地人喜爱咖喱类食品的饮食习惯有关,外国同类产品难以“抢滩”。


除了巴黎和悉尼,世界多地记者都没有能够在华人超市之外的当地连锁超市里发现“老干妈”。这可能与各地饮食习惯差异、产品历史相对不长等多方面因素有关。总之,除华人以外,“老干妈”在国外受众寥寥。


售价:终端决定


至于“老干妈”的售价,则随当地物价水平有波动,普遍要比国内七八元至十元人民币的价格卖得贵。



在海外的高价位是否证实了“老干妈要赚外国人钱”的说法呢?


行业内人士觉得,这一现象仅仅反映了各地华人超市的定价策略:定价太高,货架上的“老干妈”恐怕无人问津;定价过低,这些超市就赚不着钱了。多名行业人士认为,产品定价是市场行为,与赚不赚外国人的钱并不相关。


多数情况下,产品的定价会与竞争对手趋同。在国外多地超市的情况是,“老干妈”的价位基本与当地“土产”辣椒酱持平。


另一个普遍情形是,这些经营“老干妈”的华人超市规模不等、商品质量良莠不齐,很多店面是否有足够资质代理此类产品也有疑问。如果这些“超市”拿货是通过出国的中国人以“蚂蚁搬家”形式一点点运出去,而非经正规渠道,那么这些“超市”的定价更谈不上反映“老干妈”的海外定价策略。 陶华碧不再持股


以近期“老干妈”辣椒酱在澳大利亚被建议召回一事为例,记者了解到,事发原因主要是一家批发商为省去检验成本,擅自把在中国国内销售的产品“进口”到澳大利亚,结果导致成分标识未能符合当地相关规定。


悉尼一家华人超市老板告诉记者,他的“老干妈”货源来自多个批发商,而对于这些批发商的拿货渠道是否正规,他也不得而知。


反响:老外也点赞



销售渠道打不进西方主流超市,说明“老干妈”目前在海外赚的主要不是老外的钱。商品定价比中国国内高却属“非正常商品”,说明赚钱的一方很可能不是“老干妈”公司自己。所以,“‘老干妈’要赚外国人的钱”这一口号与现实之间还有不小的差距。


不过,作为一家中国知名民营企业,能够喊出“要赚外国人钱”的口号,就代表了我们的民企“走出去”的雄心壮志和长远趋势。无论眼下在这条路上“走”到了哪一步,这种目标都值得我们点赞!


更何况,“老干妈”要赚外国人的钱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与中国人有接触的外国人以及曾经到中国工作过的外国人当中,很多人领略了“老干妈”的美味后成为“铁粉”。


这些外国人或是曾来中国进修、工作,或是在好客的中国朋友那里品尝过“老干妈”,之后就纷纷陷入“震惊”“被钩住”,以至于“欲罢不能”的状态,在“推特”上甚至有网友夸张地称其为“瓶装海洛因”。


在吉尔吉斯斯坦负责批发销售“老干妈”的商人朱韩信告诉记者,虽然吉尔吉斯斯坦人很多并不了解“老干妈”这种调味品,但不少去过中国或者对中国食品有所了解的人,品尝过“老干妈”后差不多都能接受并且喜爱这种味道。



加拿大多伦多网友迈克尔·拉克泽尔初逢“老干妈”是在一家中餐馆吃虾饺汤面的时候。“一勺油油的辣酱,给我的汤面增添了额外的‘韵味’。”拉克泽尔随后在当地的华人超市找到了正品“老干妈”,以后每次尝试做中餐都会放一些。他最喜爱的搭配是蒸饺蘸“老干妈”。


美国华盛顿特区网民“cswiii”早在2003年就从一名来自上海的朋友那里“领教”了“老干妈”的厉害。那名上海朋友在逛超市时递给“cswiii”一瓶“老干妈”,“cswiii”尝了一口后立马“震惊”了,不禁感叹这真是“上帝送来的美食”。


特写:辣酱促融合



美食博客“The Mala Project”的作者泰勒·霍利迪则讲述了她一家人与“老干妈”之间的故事……


霍利迪曾在中国工作,并在2011年与丈夫收养了一名11岁的中国女孩 Fong Chong。回到美国后,人生地不熟的Fong Chong倍感孤独,“吃嘛嘛不香”,情绪略显低落。直到有一天,霍利迪的中国朋友做了一道麻婆豆腐,迅速折服Fong Chong的同时,也小女孩露出久违的开朗笑容。


霍利迪高兴之余不禁诧异:她曾久居成都,吃过不知多少道麻婆豆腐,但当天这道麻婆豆腐中却品不出四川人常用的豆瓣酱的味道,却如何能做出如此美味?



秘密就在于那位朋友是用“老干妈”做的菜。从此之后,“老干妈”就成了霍利迪和Fong Chong餐桌上的日用佐料,至今无可替代。与此同时,Fong Chong也逐渐融入了新环境。


这个故事表明,海外对“老干妈”的潜在需求就在那里,还需要我国企业去满足。如一些分析所说,如果企业在海外做好宣传,并引导当地消费者前往他们最常去的正规连锁超市购买这类产品,“我们要赚外国人钱”将不仅仅是一句口号。

业内人士说,要想把口号变为现实,我国食品企业还需在安全检疫、出口渠道、广告投放与本地化等多个方面加强规范管理,增强国际竞争力。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老干妈们”任重道远。

(来源:新华国际)

陶华碧不再持股